安昌古镇日记-正原读卡器网,智能卡读写器,IC卡读写器,身份证读卡器,阅读器,电子标签读写器,非接触式IC卡读写器,射频卡读写器,靠抗磁卡读写器,磁卡阅读器,刷卡器,条码刷卡器,ID卡阅读器,EM卡读卡器,USB口IC卡读写器,键盘口读卡器,社保卡读卡器,就诊卡阅读,会员卡读卡器,M1卡读写器,智能读写模块,IC卡模块,磁卡IC卡,智能卡,刷卡软件,消费机,考勤机,门禁机,停车场系统 
在线客服
 正原读卡器网,智能卡读写器,IC卡读写器,身份证读卡器,阅读器,电子标签读写器,非接触式IC卡读写器,射频卡读写器,靠抗磁卡读写器,磁卡阅读器,刷卡器,条码刷卡器,ID卡阅读器,EM卡读卡器,USB口IC卡读写器,键盘口读卡器,社保卡读卡器,就诊卡阅读,会员卡读卡器,M1卡读写器,智能读写模块,IC卡模块,磁卡IC卡,智能卡,智能卡消费机,考勤机,门禁机,停车场系统
安昌古镇日记 2017-09-20点击次数:2271

BGM:Philip Glass "Truman's Sleep"

Philip Glass “Metamorphosis”-1

同事摄影分享,2017年9月16日下午拍摄于绍兴安昌古镇




人世间最美珍藏,往往是那些往日时光。原谅旧时光里的我。 走出了繁华,却留在了依旧。 红尘纷扰,时光如梭。 总有一些懂得,百转千回; 总有一些情深,万水千山. 当有一天蓦然发现镜中的自己变了模样,也不必讶异。 一直就知道,时光的沙漏,我们谁也无法逃离。 生命里,总会有一些人,静静地来,淡淡的去。 此刻,惟愿,时光,永如初见。




百草园的皂荚树
兰亭的鹅池
徐文长的青藤
秋瑾的青春呼吸
王阳明的饭焐菜
孔乙己的长指甲捻起的茴香豆
还有三味书屋后院两百年的腊梅

最后来到安昌古镇
只是这一梦繁华
在轻水微澜里醉了隔世经年
紫薇花开满青石板的小巷
天微凉露水浸湿兰花窗
谁在乌篷船里穿越时间的墙
谁望穿彼岸灯火欲将心事轻藏
谁一笔丹青跃然勾勒你的模样
谁在绍兴黄酒的微醺里落下诗句千行
我清歌打马
误入了江南的绝代风华
满城飞花
我醉倒在了诗人的笔下



时光风靡了谁的旧背影
记忆斑驳的那些旧时光
时光稀释了坚忍,湮没了天真



当时间偷走初衷,留下的只是苦衷。于是,我总是呆在一段时光里怀念另一段时光。




都在感叹时光飞逝,你在感叹的时候,已经成为了你的旧时光。



少年温柔的梦里,是无尽的江南水乡。
岁月甜蜜,时光漫长。



古镇风华渐淡忘无人忆当年
只有布衣人家藤边等梦开花



小镇青瓦细雨流连,微风尘埃乱。
黄昏乍停霞光初现,暖意催人懒。
谁家少年,转瞬容颜,年华老去几人叹。
韶光匆匆,稍纵已不再。

细草绵绵杨花漫漫,发扬春光染。
夜垂灯燃昏黄微颤,月明星光燃。
谁家少年,天真烂漫,年少轻狂风流渐。
世俗纷争,又与谁何干。

春暖冬寒夏树秋繁,经此一年盼。
朝露夕阳晨帆暮山,浮华染琴弦。
谁家少年,笔下墨点,平宣刹那意翩跹。
此去经年,良辰应如故。

不曾相信,成败与共;但能许诺,初心不忘。
此生太美,有你有梦;时光见证,荣耀不败。

停笔回忆,字里行间,你容音笑貌,刹那嫣然;
青山不老,少年不老,我笔下是谁,亘古不移。



真正的幸福是那些躲在尘俗背后的时光。



走近安昌,已是暮色苍茫。几个朋友簇拥着,队伍一段一段的,或走或停,亦步亦趋,笑声此起彼伏,些许没有白天多次走错路的落寞与无奈。唯独我却若有所思。
走进安昌,窄窄的弄堂,长长的廊棚,红红的灯笼,与紧挨的河道那一串串载满客人的乌篷船,相映成为一幅古朴的画卷。这是我对这个“师爷故里”的最初感受——那种淡淡的好感与丝丝的亲切。









在《楚门的世界》里,整个世界都是一个谎言,当你离开,又有什么是真?












古镇酒馆里荒芜的旧时光,
繁华依旧却不复当年模样。




千年的古镇,绍兴师爷已不再,唯有乡音依旧。



美食,是人最深的乡愁。一个人长大后,总有些滋味,只能停留在回忆里。无论去过多少地方,吃过多少珍馐佳肴,你最怀念的,还是妈妈做的家常菜。因为,时光将味道烙在了我们的味蕾上,随生而生,永不磨灭。






岁月斑驳了回忆
时光沧桑了流年




古朴的小镇,悠长的弄堂,仿佛是拉长的一个梦;石灰剥落的青砖上,可以看见时光苍老的脸。







并不是因为过去的时光太美好,只是怀念令旧时光美好的人。




一夜繁花似锦,绯馨尘。
一浅薄雾缭绕,烟如魂。
一方江南小镇,醉佳人。




时光如长河中的水滔滔向前,从不曾停留半分,最初的感动,最初的记忆,那无数曾深深镂刻心间的丝丝缕缕,原来,终究还是要被人遗忘。




我存于这俗世烟火的浮世,我爱这时光倒影的浮城。






巷尾新妇何时盲,青丝换了鬓白如霜,谁问过她有儿女几双,她还等谁人返航。杯中新茶何时凉,手中书页翻过了几章,她的目光落在老城墙,有些旧事恋恋不忘,谁的青春刻在了谁身上。





江山再美,不如琴棋书画,知己共论。
江山再美,不如诗书酒茶,知己共品。
江山再美,不如功淡名薄,知己共话。
江山再美,不如江南一梦,知己共寻。
江山再美,不如小桥流水,知己共画。




独忆江南水乡
你我独坐岸边
笑看年少风华





我以为,喝烈酒,在风里流浪,路过偏远的城市和村庄,人生便能自由而潇洒,你却说,浓酒不如清茶,不知是我太老,还是你太年轻。




去或没去过的,人心中都有一段“安昌往事”。起初,见景是情,与一个在与不在身边的人,一段来或没来的风尘,处处是情,河里摇摆着一船坞的陈年细软。到光阴散开,人事茫茫,剩下的,或一杯龙井茶,或一桥江南雨,或一袭烟雨长廊,或一巷石皮弄。再忆起,属于自己的,不是千百次地踏莎行,而是站在巷口,心自静自喜,巷弄里老掉的坚硬的石,老掉的见或不见的人与事,缓缓,缓缓而来。往事老于此,是最美的归宿。





傍晚时分,穿行在被时空磨光的老旧石径上,触目皆是断壁残垣和幽井曲径,尽管我是为访食而来,但茂林的春风吹在脸上,让人越发增添世事兴亡的无边感慨。耳中是檐雀躁晴吵闹声,鼻孔里吸入人家的烟火味,一边看昏黄里深巷墙头斑斓的花砖和飞檐上的雕刻,或是墙角无人处一丛两丛的闲花,一边从两旁陈旧的店堂里想象着那些曾经有过的繁华。放开自己的心絮,悠悠地走着,想着,那些平生足迹所至且让味觉细细探访过的诸多江南古镇的故事与情调,一一在眼前演绎......



凉风徐徐,阳光微熹。我著一身青衣独自漫步在江南水乡。黑瓦白墙,流水潺潺,晕染一卷水墨。



古镇风雨存诗画,水乡人家盈酒茶



何日,与君重拾江南梦
微雨的午后,手捧一卷诗书,临窗独坐,耳听得音乐声里传来的摇橹水动声,心,轻嗅着湿润的空气,直达江南水乡,寻觅烟雨里的旧梦。
印象里,江南的柳岸烟笼水绕,清清的湖水中,缓缓地流转着古老悠扬的旋律。今日,我的心魂踩着九月的清风,流连在江南古镇,不忍离去。
一别经年,那梦里的江南,依然是我灵魂的依附。那旧日的白瓦灰墙,拱桥亭台,河埠石阶,木柱廊檐,桨声灯影,水荡烟波,以及斑驳的青花瓷,让我记忆犹新,一如初见。
在每一个思念江南的日子里,我总借一缕氤氲雾霭,触摸飘渺的梦境,再信手裁一片柳叶,把自己消弭于幽幽的长笛中,随润湿的风潜入江南……
当我的手指滑过石壁上的青苔




如梦江南,永远像梦境一般落在每个人的心里。多少行色匆匆的旅人相逢在山水间,从这道杨柳依依的堤,摆渡至那道烟花纷飞的岸。那些因为来过这个多情之地的人,原本淡然超脱的心性,也开始有了牵挂。总是会情不自禁地爱上了在烟雨小楼中品茗的闲情,爱上了午后阳光下打盹的慵懒,爱上了一朵花的欢颜、一剪流光的浪漫。我们应当相信,每个人都是带着使命来到人间的。无论他多么的平凡渺小,多么的微不足道,总有一个角落会将他搁置,总有一个人需要他的存在。




煮一壶茗茶,折一枝杨梅,浸染下几度几秋唯美旧雨?
茶香,花亦香,些许散发着的是世尘间的散情。明知如梦如烟散,却也三世红绳相牵。
诗词古镇,江南河水,那载唯美旧雨,闲落清字赋序,写人世殇情。把笔把墨把纸把砚,题别几阙深情美词,且为伊人憔悴。
道有蔷薇那角,撑油纸伞一人,过江南小桥转角,遮清貌素颜,娇羞动人,雨落长发及腰,淡香惟余。相逢何必曾相识,再转眼,那人已过江南。




生活是,锅碗瓢盆,柴米油盐。白天担水劈柴,闲坐院中看花鸟闹着春日。夜间灯下读书,翻一番老庄之道澄净内心。没有禅意,胜有诗意。田园光阴,似一杯淡淡的清茶,在岁月之水的浸泡中,愈泡愈入味。当我们忘却最初要抵达的方向时,迷失自己时,记得用一盏茶的清冽洗去内心的尘俗,内省、照见。 浮萍人生,落花光阴。你要是心中有诗意,走的每一步都有朗月清风相伴。你要是心中贪嗔痴,步步皆是穷山恶水。




为什么独爱江南,为什么痴迷水乡,自古以来,中国的文人始终在入世与出世中辗转徘徊,而终于找到“诗意的生活”这个解脱之道,那江南的水乡小镇或许正是实现这种理想的最佳载体。这里有他大部分的至亲好友,有他日复一日相同的生活,甚至有他失意时可“小隐”或“大隐”的山林和市集,也难怪可以做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了。








蜷缩在旧时光里寻找那被时光绞碎的记忆。










舟影波光 弱柳瓦当水中染
临水的轩窗刺绣引几线
秋心幽幽 戏台忽闻梁祝段
约定的香囊相思也温婉
烟笼安昌雨轻弹 依栏听雨晚妆散
谁又曾叹落红几片




多少不经意的走来,又多少不经意的入心,风铃一样不停地流转着那些无畏的念。光阴的流水又不经意改变了多少人?多少故事,都在远去的笑声里。多少想念,从来不知有没有归途,心底却还有那么多昨日的好。光阴的故事里,或许,流转的注定只能是想念。多少人,就在那么一瞬间,远了。花太香,花太凉,不经意,还是会走回那些岁月,一滴滴声声慢,藤蔓一样的纠缠,在眼眸的模糊里,却都成了这一秋的过客。多少深情,化蝶而去,贪恋转角的暖,隐忍着落寞,在薄凉的诗行里,淡淡牵念。若注定,只能守望,那就凭借光影的模糊影像,隔着岁月相拥。把一切远志封缄,看一场烟雨,梦一回江南,煎一杯青梅水,起起落落只为一碗清粥的简单,从此,缀饮人间烟火。




回到水乡旧宅,喝几盏新茶,看一场老戏。时间,这样过去,甚好。




是谁,在秋风里借着夕阳的温暖,含蓄地编织着,穿越江南的忧伤?幻想着去梦里水乡,看那碧水乌篷,枕柯人家的安昌,它如同掩着面纱的少女,带着传奇的色彩,又如典雅的青花瓷瓶,收藏着绿色青山的锦绣风华。在老妪的引领下,踏着细腻光滑的石阶,咚咚地走上悠悠的木楼,听他们合唱一首越剧《梁祝》。亦或去寂寞的沈园,缅怀一位江南才子陆游和那位多情的女子唐婉……




听水流觞,弦筝凝唱,繁花印染了江南水乡,抚琴一首,漫情谣,声声碾碎旧断桥。残色映水,白裙淑裳,步履曼轻,水榭荡漾,悠悠音色,十指穿扬,尘风佛过江南,蝶花醉沁心间,弹指音弦,发丝凌乱,眼眸流转,三千年。佛袖揽衣,琴音轻伴,桃花羽扇,翩翩悠然。待坐亭台,静赏胭脂水色。





我把江南的水写意诗中,湖畔人家,笔墨青山,小桥轻舟晚,胧月入幽帘;
应犹见,一溪逝水意江南。
我把江南的镇私藏画中,华室琼阁,玉瓦飞檐,柔风送远客,弱柳迎归燕;
应犹见,一席古镇藏江南。
我把江南的火点缀空中,灯缕摇曳,一梦阑珊,醒时邀浊酒,醉里画船眠;
应犹见,一重烛火缀江南。
我把江南的雨品味茶中,似烟空蒙,桃花笑面,点指戏双蝶,闻沥卧池间;
应犹见,一场薄雨味江南。
我把江南的你留恋眼中,扶栏远望,美眷痴欢,罗帐锦衣素,玉手半遮颜;
应犹见,一思如你恋江南。



九月里江南细雨纷纷扬扬
蔷薇花开满青石板的小巷
微风拂过古刹钟声敲响
惊醒了鸟儿衔来杜鹃花床
廊桥古亭倒映在鉴湖中央
绵绵情丝缠绕淡淡桂花飘香
温酒一杯浅尝隔世梦一场
任多情人醉倒在花海水乡
谁难舍一段尘缘落下诗句千行
谁望穿隔岸灯火欲将心事轻藏
怎料想转眼间月季浓夜初妆
姹紫嫣红竟把世间美好都绽放
谁闻香不禁起舞引得彩蝶双双
谁一笔丹青跃然勾勒你的模样
穿越时间的墙你的美越发绽放
这满城绝艳叫我怎能忘
天微凉露水浸湿兰花窗
胭脂红寻一抹浅笑唇边藏
千年传说还在琴声中轻唱
油纸伞已泛黄曲终人未散




谁许?小桥流水人家,一汪清泉如画,佳人静坐院落,品一味茶。
谁许?清风拂起黑发,二人笑容常挂,浓荫榆柳树旁,吻了面颊。
谁许?江南烟雨落下,三亩田地农家,两影相随苦耘,遍地庄稼。
谁许?身穿缕缕轻纱,四海升平出嫁,良辰美景甚好,牵手天涯。




珍藏起时光的底片,在秋日晴朗的午后,捧一卷诗书,捡拾那些旧时光。




悠悠古巷,石街长长。安昌,古老的江南水乡,多少的沧桑故事,宛如一本厚重的书,传承文化的瑰丽。徜徉于石板街,穿行在小巷,我仅仅打开了这本书的扉页……来了,便不曾离开




白墙黛瓦,临水照街,古镇自有一番悠悠韵致。现在的我已是高三的学生。知道吗?我想考的大学在浙江,在那个水乡。




心之神往的江南水乡,那里山温水软,石桥小舟,烟雨杏花,适合一个人温柔地做梦。窗前听一帘雨,月下品一壶茶,在醺然困意中享受时间的美,哪怕虚度了光阴也不觉得遗憾。在闲逸的江南,看花开花落,客来客往,连惆怅都是甜蜜的。




青河湾,莲花韵醉雨上江南
古镇阡陌 青阶白裳 琉璃灯百盏
绿柳低垂河畔 新月空悬方塘
盈光满 举杯浅饮酌尝
雁声断,寒远山
玉石楼兰 风帘幕后谁梳妆
幽竹影摇晃 夜半烛未干
一纸难安
风华雪 几度柔情似水暖
轻烟笼柳岸 淡了青衫
弥漫十里烟火巷
画桥轻雨伞下人轻叹
花落别亦难
蓦然回首望 青丝素妆伊持伞




桥这东西是这地方最多见也最富涵义的,它有佛里面彼岸和引渡的意思,所以是江南水乡的大德,是这地方的灵魂。




何日,与君重拾江南梦
微雨的午后,手捧一卷诗书,临窗独坐,耳听得音乐声里传来的摇橹水动声,心,轻嗅着湿润的空气,直达江南水乡,寻觅烟雨里的旧梦。
印象里,江南的柳岸烟笼水绕,清清的湖水中,缓缓地流转着古老悠扬的旋律。今日,我的心魂踩着六月的清风,流连在江南古镇,不忍离去。
一别经年,那梦里的江南,依然是我灵魂的依附。那旧日的白瓦灰墙,拱桥亭台,河埠石阶,木柱廊檐,桨声灯影,水荡烟波,以及斑驳的青花瓷,让我记忆犹新,一如初见。
在每一个思念江南的日子里,我总借一缕氤氲雾霭,触摸飘渺的梦境,再信手裁一片柳叶,把自己消弭于幽幽的长笛中,随润湿的风潜入江南……
当我的手指滑过石壁上的青苔




乌篷船,听雨眠,一蓑烟雨枕江南。

一艘画舫飘荡水乡过桨声灯影的江南水乡,晃晃而去的乌蓬载的又是谁远嫁的琴妆。金陵繁花,红粉伴衣香;梨花覆霜,芳影留玉簪。一名头悬梅花钗,身着红罗裳的女子在屋檐下深情为线,浓情为针,裁锦绣,绣鸳鸯,雕花木窗下的相思铃传出阵阵悦耳的铜铃声。




梦里江南,烟雨水乡;
青石长廊,灰瓦弄巷;
春露垂柳,拱桥篷船;
灯火阑珊,零星街坊;
独步异乡,心绪彷徨;
娇俏邻家,素衣油伞;
擦肩而过,回眸相望;
淡淡波光,一笑嫣然;
只此一撇,有来无返;
年华似水,悠悠惆怅;
一曲绵长,一幅春光;
烟雨江南,梦里水乡。




撑一把伞,是否能走进你的浪漫。
摇一叶乌篷,是否就能感觉到你的缠绵。
吹一支竹笛,是否就能听懂你的渔舟晚唱。
点一盏渔火,是否就能温暖你的无眠。
听,江南安昌。




雨巷长,夜未央,青石板,油纸伞,乌篷船,忘归乡,走过山水长,不及遗落梦靥在江南。




无独有偶,下列延时摄影《师爷故里,古镇安昌》视频,也是本公司同事于去年(2016年)10月2日下午拍摄的,现再次分享:



Copyright (a) 200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9002345号-31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07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