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时间赛跑,只争朝夕 | 2019我镜头中的杭州马拉松选手风采(25)-正原读卡器网,智能卡读写器,IC卡读写器,身份证读卡器,阅读器,电子标签读写器,非接触式IC卡读写器,射频卡读写器,靠抗磁卡读写器,磁卡阅读器,刷卡器,条码刷卡器,ID卡阅读器,EM卡读卡器,USB口IC卡读写器,键盘口读卡器,社保卡读卡器,就诊卡阅读,会员卡读卡器,M1卡读写器,智能读写模块,IC卡模块,磁卡IC卡,智能卡,刷卡软件,消费机,考勤机,门禁机,停车场系统 
在线客服
 正原读卡器网,智能卡读写器,IC卡读写器,身份证读卡器,阅读器,电子标签读写器,非接触式IC卡读写器,射频卡读写器,靠抗磁卡读写器,磁卡阅读器,刷卡器,条码刷卡器,ID卡阅读器,EM卡读卡器,USB口IC卡读写器,键盘口读卡器,社保卡读卡器,就诊卡阅读,会员卡读卡器,M1卡读写器,智能读写模块,IC卡模块,磁卡IC卡,智能卡,智能卡消费机,考勤机,门禁机,停车场系统
与时间赛跑,只争朝夕 | 2019我镜头中的杭州马拉松选手风采(25) 2020-01-27点击次数:1373

BGM: Sousa 'Marches’

苏萨 进行曲集




同事公益摄影分享,2019年11月3日拍摄于杭州西湖杨公堤景行桥,杭马36.5公里处。若跑者需要原始照片(免费),请联系QQ:543694778(微信同号)。


































































































































































































































































































































背景音乐赏析

约翰·菲力浦·苏萨(John Philip Sousa,1854-1932),美国作曲家、军乐指挥家。十岁起学习小提琴与和声学,十六岁即指挥乐队在剧场和影院中演出,曾提任美国海军陆战队军乐队领队、美国海军乐队总指挥,四次率领自己所组织的乐队,赴欧洲旅行演出。一生作有大量军乐曲和轻歌剧、歌曲等,对美国铜管乐的发展起了重大的推进作用,被誉为“进行曲之王”。
他所作的军乐曲中,最著名的有:《星条旗永不落》、《棉花王》、《华盛顿邮报》、《越过海洋的握手》等。
美国国家进行曲《星条旗永不落》是苏萨的代表作,创作于1897年(另一说1896年),管乐合奏曲。这首进行曲充分发挥铜管乐队的表现功能,以磅礴的气势和热烈的情绪歌颂自己的国家和军队,颇有鼓动力。霍洛维茨对钢琴作品有多方面的广泛了解,因此他对演奏曲目也是十分的苛求,他把苏萨的这首《星条旗永不落》改编为一首充满灵气和类似二手连弹的乐曲,听起来如同加上短笛助奏。气势非常宏大!

对于20世纪初的人们来说,音乐界有一个响亮的名字――那就是约翰·菲利浦·苏萨。苏萨是他们的偶像,一个欢悦的偶像。
从1880年,他26岁被任命为美国海军陆战队军乐队长时开始,到1919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他离开海军乐队为止,苏萨一直都是激动人心的美国音乐之象征。美国人民有了一位长期受人尊敬的军乐大师、一位前所未有的、最富魅力的作曲家。
苏萨的父亲是葡萄牙后裔,母亲则有德国血统。但这并未使他们的儿子精于世道或过早地显露出音乐天赋。苏萨于1854年出生于华盛顿,7岁时便开始学习小提琴。6年后,他在一个马戏班乐队中谋到一席之地,但他的父亲认为那是个不可靠的职业,因而在以后由他安排,替苏萨在海军陆战队乐队注册,当了一名见习演奏员。
5年的海军陆战队乐队生涯所积累下的丰富经验,对于一个来来的军乐队指挥家来说已足够,苏萨设法离开了该乐队。几个月之后,他便带领一支小型演出队四处演奏,并陶醉于他首次创作的乐曲而带来的欢乐之中。20岁的他已发现许多的音乐出版商都乐意接受他的作品,其实,那只不过是些歌曲,简易的戏曲小品偶尔也有一两部轻歌剧而已。而进行曲――这些给他在音乐史上奠定永恒地位的杰作――要在稍后的时期才问世。
直到后来,苏萨以美国海军陆战队乐团乐长的身份重返公职,并在5届总统的任期国内工作和服务。也就是在这段时期,他的乐队在政府的一些最隆重的仪式和庆典中担任了重要的角色,而他也向美国人民奉献上了早期的进行曲杰作。
苏萨于1886年创作的《罗马斗士》进行曲,是他给予美国乐坛的首次真正的震动。这首进行曲为他以后的许多成功的作品定立了风格。从美国东海岸的乐队都把这首乐曲作为他们的保留曲目。在费城的一次大检阅中,人们竟听到由17支军乐队同时高奏的《罗马斗士》。在其后的几年里,他又创作出了许多他最杰出的进行曲。如《圣泊尔•费德里斯》――海军陆战队用它来鼓舞士气――《高中学生进行曲》和《华盛颇邮报进行曲》等等。
由于华盛顿邮报一直致力于鼓励公立学校的学生们用更加具有文学性的语言表达他们的思想,苏萨有意为该报创作这首进行曲献给它和它的读者。这是个绝妙的主意。1889年,华盛顿邮报要举办一次有奖竞赛,以鼓励儿童的短文创作。授奖仪式安排的史密斯琛学院进行。届时,所有的来宾和参赛者都将欣赏到海军陆战队乐队特选出来的乐曲。授奖活动的前几天,邮报请苏萨为大赛创作一首乐曲,他非常乐意地答应了。这样,在1889年6月19日这一天,《华盛顿邮报进行曲》在二千多儿童和他们父母、朋友的面前奏响,从而成为了苏萨创作的最伟大的作品之一。当时,美国的一些舞蹈大师正在不遗余力地向公众介绍一种新的舞厅舞蹈,于是便将《华盛顿邮报进行曲》作为推广这种舞蹈的伴赛乐曲,以确保其流行开来。后来,这种舞蹈确实获得了成功,在所有的舞厅里,华尔兹迅速地退居其次。那时候,苏萨刚30出头。
和另一位著名作曲家福斯特一样,年轻的苏萨在处理财务方面没有任何经验,对商务也一窍不通。他的一些早期优秀作品,仅以每曲35美元的低价全部卖给了亨利·克莱门――费城的一个奸滑、狡诈的出版商。发行所带来的丰厚利润,苏萨未得分文,却使克莱门建起了一家管乐器工厂。
作为海军陆战队乐队乐长,苏萨的收入很难在富有的美国人之中排上名农。他的年薪约在1,500美元左右。因此当有人提出如果他愿意组建他自己的乐队,就将他的年薪翻4倍,再加上演出的利润分成时,他无法抵御如此诱惑,他一生中第二次做出了辞去公职的决定。当1892年他的职务辞去之后,便立即着手成立他自己的优秀乐团。他的声誉倾刻间就吸引了全国众多的一流管乐家。到1893年的时候,苏萨的乐团已成为芝加哥国际博览会上最引人注意的节目。同年与沃特•达姆罗什和约爱乐乐团在卡内基音乐厅的成功合作演出,更使乐团声誉鹊起。
此时的苏萨,已开始意识到他的作品具有巨大的潜在价值,就在他的新乐团组建后的第二年,他与康涅狄格州的出版商约翰.乔奇签订了一份合同。这份合同确保了他获得作为一位作曲家所应享有的尊重和利益。合同签订后出版的第一首进行曲是《自由之钟》。这首乐曲使苏萨在其后几年里尽赚了35,000元。而他后来的作品更使其收入增加了好几倍。
苏萨最伟大的进行曲构思于1896年,即他在欧洲度完假返回美国的归途中。“当我在甲板上来回走动时(他在他的自传《向前进》中这样写道),脑海中开始体会到军乐队演奏特有的节奏撞击效果――,在整个海上旅途中,想像中的乐队总是在不停地奏响同一个主题,非常清晰。旋律声在耳畔回荡,再回荡。在船上,我没有把音符立即记在谱子上,但当我一上岸,就马上把脑海中乐队演奏的旋律、节奏等记录下来了。”
苏萨在轮船甲板的构思的这首进行曲就是《星条旗永不落》,这也许地是他所创作的最伟大、最流行的乐曲了。直到今天,任何重大的游行、检阅,如果没有安排这首令人激动不已的作品,都会被认为是不完整的。
苏萨和他率领的那些长号、大管、圆号、小号、单簧管、大号,萨克管、双簧管、短号演奏家们,还有那些出色的鼓手们,来往穿梭于全国各地作巡回演出。当时,军乐队里最大大的成员叫“黑里康大号”,演奏时就像缠绕在身上一样,在其它乐器演奏前,它那巨大的喇叭口沙哑、粗鲁地嘟嘟几声。苏萨不喜欢这种音乐效果,为此他亲自设计了一种大号,带一个直立的喇叭口,这样就使得这种大号的音量可以扩散展开、柔和动听,直到满意为止。后来,制造公司沃尔利特公司为这种新乐器起名为“苏萨号”。此名延用至今,而旦直到现在,它仍是军乐队中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
苏萨并不满足于仅仅在国内演奏。他的乐队曾先后4次前往欧洲演出。在1911年,他们开始了雄心勃勃的环球巡回演出,向南非、澳大利亚、新西兰、斐济群岛和夏威夷的人们介绍他的伟大进行曲作品。在夏威夷时,苏萨全身被人戴上许多花环,以至将耳朵都遮掩了。苏萨有很多朋友和崇拜者,他们中很有一些名声显赫的人士。如职业拳击家鲍比·菲德莫恩期,约翰·苏里文,西—美战争中的英雄乔治·德威上校,英王爱德华7世和托马斯·艾迪生。
当斯特拉文斯基――他后来成为费城交响乐团的艺术总监――首次到美时,他在纽约马戏场出席了苏萨的一次音乐会。斯特拉文斯基后来说,那些进行曲让他激动不已,苏萨进行曲所特有的节奏进行让他心旷神怡,他认为其价值是无与伦比的。从那时起,斯特拉文斯基说,他一直都想见见“那个留着海盗胡须的家伙”。
确实,直到1917年美国加入第一次世界大战,苏萨重新参加海军时为止,胡须一直是苏萨相貌的重要特征。他的身材矮胖,要不是那付修剪整齐、微微上翘的胡须,他可说是貌不惊人,但由于在海军陆战队的高领制服上再加上这付胡须,就好像给他平添了一般英武之气。在他率领自己的乐团,而不是在海军陆战队和海军军队服役的25年间,在某种程度上,胡须成了苏萨最明显的标记。他的胡须总是修饰得干净整洁,绝对没有一根胡须零生乱长。这简直就和他的作品一模一样,精雕细琢、结构完整、完美无瑕。如果说胡须是他多年来一直钟爱的尤物,但在战争期间却没有了它的位置。从1917年起,灰白上翘的胡须便结束了它构成苏萨神圣尊严姿态和光彩照人形象的崇高使命。

Copyright (a) 200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9002345号-31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0705号